过好每一天

我内在生命的声音,无法进入你内在生命的耳朵:虽则如此,且让我们,以交谈抵挡寂寞。

【重修版】莫比乌斯的救赎

“B103号房,第195天。”笔尖轻轻触着纸张。

  她将要转入见泷原私立中学,开始新的人生。

  焰的心里莫名的有些惶恐——她根本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大约有些害怕,却也仅仅是大约罢了。

  没有人能一辈子蜷缩在所谓安全、实则是能让自己任性的地方——

  那么,出发吧。

-------------------------------------------------------------------------------------------------------

  “我……我是晓美焰,还请多多关照……”                                      

  她在心底默默痛恨自己脸上的怯懦,可是不知怎的,却只能摆出这副表情——好像生来就是这么张脸,安静里透着软弱。

  众人的目光打在她脸上,有学生好奇的视线和老师带一点鼓励的眼神。这些眼睛并没有恶意,可是她就是感觉目光像刺一般深深扎在身上,微小的动作都会牵扯到敏感的神经末梢。

  ……众目睽睽。

  就这么想着——一股莫名的感觉从心底升起,焰那时并不明白这种感觉里包含着微妙的恨意。

  这种目光,太令人不适了。

  早乙女和子在她身后的黑板上写上名字,笔尖落在板子上,细微的摩擦声在此时却在耳中被无限放大,化作焦灼与不安的声音。

  “晓美同学因为心脏病之前一直在住院呢,大家要多帮助她哦。”

  在那之后,就是一片表示欢迎的掌声。

  以及透露出更加好奇的神情的脸庞。

  “晓美同学,你的头发真漂亮啊,是用什么牌子的洗发水的啊?”

  “晓美同学,你之前是在哪个学校的呢?”

  “晓美同学……”

  这个时候我不该紧张吗——可浮在眼前的却是白色的光晕,消毒水的冷漠气味,医疗机械运作起来的刺耳声音——多么相像。周围人用着怜悯的眼光,带着吵吵闹闹的声响注视着她,又或熙熙攘攘地围成一堵高大而沉默的墙,她在中间跟怪物没有什么两样。然后,这样那样的想法碰撞在一起,无声地淹没了她——极度接近溺亡,心脏却从未停止微弱的跳动——真是手足无措。

  心底的怯懦让她的太阳穴都在突突地发疼。

  别问了。别问了。别问了!

  “大家不要问太多了……晓美同学有先天性的心脏病,初来乍到,大家太热情的话她可能会很紧张。下课的时候晓美同学要去医务室服药——”

  “我是本班的保健委员。我带你去医务室吧,晓美同学?”

  -------------------------------------------------------------------------------------------------------

  跨出视线集中于一身的教室,越过溢满了惊奇与好奇的眼睛的走廊,带着依旧轻盈的步伐,怀着仍未失去的希望。

  “可以叫你焰吗?我是鹿目圆,叫我圆就好啦。”

  真好啊,被人这样温柔地对待了。身前这个人有这样的名字,念起来就像她喜欢的、偶尔会飘进病房窗子的柔软的花瓣,带着清润的气息。

  没有人会讨厌温暖与光明集于一身的事物的吧?

  “多好的名字啊……”

   闻言,焰的头却更低了,自卑一直密密实实地包着她的心:“其实是……名不副实。”

  “啊?难得有这么帅气的名字啊——焰也变的帅气也就好啦。”

  是吗……?

  轻巧的石子投入深深的湖水,水面也闪着粼粼的光。

  那么,出发吧。

-------------------------------------------------------------------------------------------------------

  “噢——你听说没?X班那个转学生……”

  “在走廊上见过几次。看起来很弱气的样子呢……”

  “娇气得很……前些天体育课上,跑步前的准备动作没做多少就晕了过去,听说是因为贫血……哈哈哈,真是不妙呢,你说是吧?”

  ……

  恶言向来是无形的利剑,带着倒刺与冷漠的温度,用多少滚烫的血都无法将其温暖。

  人活在这世上,哪能让自己变得完美无缺,让所有人都满意?如果真有那样的人——还能被称之为人吗。

  她不是那样的人,也不会成为那样的人。那样的家伙,披着的是国王的新衣,如同舞台上盛着一切痛苦的幕布。剧目开演,幕布被扯开,留下的就是洗去痛苦后或悲或喜的人生。帷幕落下,方能看见满身的刺目伤痕。

  心底有个低低的声音问她:“这世界多讨厌——要跟我来吗?你一定能去到更令你欣喜满足的世界……只要肯跟我来呀。”

  痛苦大概都来自于无力和愚蠢。

  她步履缓缓,脚步虚浮,意识却格外清醒,仿佛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跟我来吧。死掉不就好了吗。”

  一瞬间,她惊觉自己也并非真的十分温和善良。她心上是一层层冷漠而软弱的荆棘,没有人拨开它寻找她的本心。

  “那么……死掉就好了。”

  她发现了不对劲。抬起头,眼前是由扭曲的线条构成的光怪陆离的世界,那些曾听过的恐怖故事疯狂地窜入脑子,躲都躲不掉。

  心都快跳出胸腔了呢,那个时候……

  可是,下一秒却有长箭和弹药划破空气的刺耳声音传来,让她无端想起肆无忌惮的火苗燃烧发出的猎猎声响。

  无畏的,温暖的。

  她一转身就能看到似乎在发光一般的巴麻美和鹿目圆。

  她们站在一起,就是耀眼的希望。

  “啊,千钧一发,已经没事了,焰!”

  “她们是魔法少女——狩猎魔女之人。”

  “这次鹿目同学做得比之前已经好许多了,今后也要继续努力啊!希望能够在瓦尔吉普斯之夜来临之前,能做到自己可以独当一面!”

  “啊,比不上麻美姐——你可是老手了啊。”

  “鹿目同学……难道不会害怕吗?”

  “噢,会是会,但是这是好事不是吗,有许多人会因为这个得救的……”

  在很久之后,焰偶尔在午夜梦回之后回想起这段缓缓流淌的时光,都会觉得这是需要好好珍藏在心底里的最温暖、最无忧的岁月,不必每日担心与同伴之间的剑拔弩张、明枪暗箭,也无需担心有什么残忍却不得不面对的真相——坚信的信仰纯洁而坚定,引领着我们走向彼方。

  所以说啊——无知,有的时候也是很幸福的,尽管这和定时炸弹没什么两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让人无力的真相会相继喷涌而出。

  之后的时间奔涌如瀑布,不如人意的事情就像毒瘤一样在阴暗的角落开出扭曲的花,最终在太阳底下曝光于眼前,涌出绝望的粘稠毒液,留下满目荒凉的一片滚烫的焦土。

  焰清楚地记得惨烈的战斗带来的触目惊心和什么也做不了的无力感层层叠在一起,如同梦魇一样,深深地魇住了希望。

  她说我们逃吧鹿目同学,没有人会责怪你,这种事情难道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言语哀哀,却仍拦不住鹿目圆弓箭上方那朵蔷薇在灰暗的天色下倔强地绽放,点亮一小点无暇的光。

  那时她尚没有力量去阻止,她不知道今后也会无法阻止。

  所以——那个时候尚且还坚信着奇迹的焰,那个怯懦的焰,许下了这样孤注一掷的愿望——

  “我希望能将和鹿目的相遇重新来过,不想要再被她保护,而是想成为能保护她的自己!”

  啊,这大概就是脑子一热了吧。嘶哑的声音似乎震得心脏都一抽一抽的疼。你能看见吗?曾经因为病痛而被手术刀碰触过的伤口好像都无缘无故裂开了,带出一轮新的苦痛。

  那个愿望里包含着什么样的感情,连她自己也不大明白吧?无论是没有经过深思熟虑也好,是带着那么一点冲动也好……

  命运的种子已经被种下。那么,出发吧。

  过去的回忆大概是人身上的一把枷锁,要命的是想要挣脱时才会发现尖锐的刺已经和血肉连在了一起,硬生生地扯开——就什么也不剩了。

  对你来说,这又是……怎样的一个噩梦呢。

  她站在圆的房间的窗外,声线冷冷清清:“如果有一天出现了一个以奇迹来诱惑你的家伙……别相信它的话。”

  转身而走,长发在初春的夜晚微凉的空气里浸泡着,却宛如深海一尾孤独的鱼。

  真的快要窒息了。

  当初只是许愿了,哪有时间来考虑什么代价不代价的。

  那个愿望把自己的结局和开头微妙地连接到了一起,带着一点任性的、命运独有的残酷感。就好像一个已经成型的莫比乌斯带,把两个平面扭曲了之后再紧紧相连,一次次覆灭的尽头是一切的起始,却从来没有一个完美的结局。时间旅行者晓美焰的梦一直都在尽力燃烧着,倔强地不肯破灭,即使裂痕已经真实地在眼前张开了黑洞洞的嘴——退路又在哪里呢?

  那么,出发吧。

  我想要……救赎你啊。

  她从表面看来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冷漠而充满坚硬的棱角。彼时从高处如折翅的飞鸟一般坠落——看,又是个无情的起点。自己此生大概再也喊不出那样竭力的嘶吼,也无法再流出那么多的悲悯的、柔软而温热的眼泪了,司空见惯带来的一点麻木和冷漠每时每刻都在心里翻腾叫嚣,却总让温柔与不忍占了上风——能不能让我再多救一个?哪怕是只允许我多为她们做点事也好啊……

  “我希望能在所有宇宙中的魔女诞生之前亲手将她们消灭,无论是未来还是过去!”

  “这……这已经超越了时间干涉的等级了,这可是对因果律的叛逆啊……”

  这种时候……为什么会想起以前的事来呢,那些溢满疼痛、却柔软无比的、如草间晨露一般的回忆,就算记忆被时时刻刻的胆战心惊塞满了,身体和灵魂却也还记得那样的柔和的时光。

  就像此时,自己带着满身伤颓废地瘫坐在一堆尖锐粗糙的乱石之中,看着此生唯一的挚友——鹿目圆向只属于她一人的宏大愿望伸出了手,为此赌上所有。圆的灵魂发出了那样的光芒啊——耀眼的,充满慈悲的,无惧绝望的,明明那样的光只该照亮焰的瞳孔,在视网膜上投下一片惨白的成像,但是焰却发觉这样的光照亮了自己悲哀的人生和孤独得无法流出泪水来的轮回之路,在它们身上刻下了无法抹去的印记。

  又要被……救赎了吗。向我伸出你那伤痕累累的手,微笑着说“没事了”,随即变成绝望的源头,留给我一个痛入骨髓的结局?

  但是……对我来说……你却是……

  焰发出了无助的哀鸣,眼前都开始阵阵发黑,似乎预见到了无法逃避的一地狼藉和破碎的明日。

  要是能回到过去就好了。我宁愿和你一起战死在无边的冷雨里,也不愿看你今日的结局。

  又被你救赎了。

  巨大的火焰燃烧在张开的木弓之上,有神圣不可侵犯的高贵模样。焰眼睁睁地看着圆搭弓,向此时仍然灰霾遮蔽的天空送去了希望。

  箭阵开始运作,它背后有个法阵,是圆环的模样,以此为中心,天空开始变得澄澈透明,很像焰从前看到过的天空,无霾的、广阔的。

  莫名的,她只觉得悲哀。

  圆腾空而起,笑着向狞笑着的巨大齿轮、悲哀的小丑张开了怀抱。

  “在你变成这个样子之前……我会接受你的。再也不需要憎恨任何人了——再也不需要了。”

  之后啊——

  就是强烈的光,炫目又温柔。

  我多么想要救赎你,却一次一次被你从绝望的泥潭之中拉起。

  “有朝一日……我们一定会再见的。在那之前,就要先小小地告别一下了——”


Fin.


---------------------------------------------------------------------------------------------

后记    2015.2.20

  写这篇文之前其实是纠结了很久的,因为我正好处在“不忙”与“忙”的尴尬分界点。我也清楚这篇可能是最近几年唯一一篇可以花费大把心力去仔细构想,并最终能把它写下来的文章。无奈人生脑洞大,实际写文又不多。

  回顾去年八月到今年一月的日子,我也实在是诧异为什么最终成文只有这么点字数。归根结底,十个字:拖延症太重,又不肯吃药。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为个人三次元的现况焦灼,甚至如芒在背,因为不知道怎样去做些让步又不肯迈出步子去做改变。于是就有轻微的恶性循环发生在身上,那段时间整个人几乎是泡在迷茫和无力里的,而我却不愿意去明白我可以改变这些,只要付出足够的代价。不得不说我这个人,做功的功率实在是太低太低了。

  近些日子又回顾了一遍魔圆,看到女孩子们都在自己的人生里或勇敢或怯懦地奔向未来,心里有了不一样的感觉。从前只有感动和震撼,现在多了勇气和坚定。每个人的生活都不能漫无方向,除非甘愿成为废人一个。今年的我将要面对的是人生的重要转折点之一,能有怎样的选择,全决定于我自己。我想,我不应该再整日整日地无助和迷茫,我该站起来、跑起来、去做点什么。

  为了未来,得去做点什么。

  那么,出发吧。


评论
热度(8)
©过好每一天 | Powered by LOFTER